什么游戏能玩扎金花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老葉漁家玉石街漁家小龐漁家曉軒漁家
老范漁家景程漁家雪兒漁家仙山珍寶漁家樂
查看: 9313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下载快乐扎金花软件: 大欽島:難忘的過去

[復制鏈接]

什么游戏能玩扎金花 www.wdafb.club 2

主題

2

帖子

0

精華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積分
16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9-5-6 14:45:19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1961年,根據軍委部署,長山列島海防由海軍交給陸軍,改編為正軍級的內長山要塞區,下轄第一、二、三守備區,分別又稱大欽、北長山和蓬萊守備區。我父親孟兆瑞調任第一守備區政治部主任,當年2月,我們隨父親由砣磯島來到了位于該島正北方向的大欽島。
位于渤海海峽中段的大欽島,北距大連54公里,南距蓬萊52.84公里,島陸總面積6.44平方公里,海岸線長14.55公里。島上有東、北、南、小浩4個村。守備區機關駐地在北村。
當年,守備區正大興土木擴建營房。我家頭幾年住的是原團機關領導的住房。那是一片順坡而起的營房,辦公、住宿、食堂和直屬分隊用房一應俱全,全蘇式營房設計和建筑。我還記得我家住房房間內地面全是用水泥精心鋪就的,泛著墨綠色的亮光,堪比現今的瓷磚地面,很是精致。營房區下面是面積挺大的操場,在操場西端建有禮堂。從操場往上望去,營房與操場連接的斜坡草坪上,用水泥砌筑的“建設海島、保衛海島"8個大字威武氣派。由于守備區營房和駐地村子完全隔離,形成了特有的部隊大院環境和生活。
我當年轉學到北村小學,繼續上一年級。記得當時小學設在北村中部一廟宇的大堂里,講桌是老舊的大案桌,我們上課用的桌椅用木板搭就,十分簡陋。小學校也就2-3個老師,給我們講授各年級全部課程。當年從駐地到學校上學,要走約20分鐘一路下坡的土路。夏天還好說,冬天島上的雪挺大,我們上學還特別愛踩雪玩,回家棉鞋總是濕濕的,每晚都要母親一只只放在火爐邊烤。后來,北村小學建了新校舍,1--6年級也全了,文革期間還增設了初中,我在那里一直上到初中畢業。其中小學3-4年級有一段時間是在南長山要塞子弟小學上的。剛到大欽時,正趕上3年自然災害造成的饑荒。那時我們正是長身體的時候,糧食不夠吃,只得瓜菜代,家里主食經常是地瓜干。我奶奶是家中主廚,在燒柴火的大鐵鍋中,煮一鍋地瓜干,在鍋幫上貼上幾個玉米面菜餅子,就是一頓飯。但這樣也時常吃不飽。地瓜葉、柳樹葉,還有各種海菜等,我們都吃過。小時候餓肚子情景和對食物的渴望,至今仍記憶猶新。后來,過年有了豬下貨供應。母親把豬頭紅燒,豬蹄加黃豆做凍,豬腸子等做熟了燴菜,煉制的豬大油挖一勺融在面條湯里,這都是我們當時的美食。那時我們都盼著過年,主要就是有新衣服穿,有好東西吃。到大欽幾年后,我家搬進了在原營房后半山腰建的守備區領導住房。我家屋前栽有果樹,東側有片地被母親開發成菜園子,種有茄子、黃瓜、豆角、西紅柿等,很有田園的味道。每當屋旁菜園子里的蔬菜,特別是黃瓜西紅柿成熟時,我們總是天天看著它們長,往往不等成熟,就摘下來吃了,家里大人們很無奈。那時經常在母親的督促下,幫家里干活。主要是拾草,供燒大鍋用;趕海,用海菜包包子很好吃;在春暖花開的季節,清晨或雨后上山摘黃花菜,綠油油的山坡上黃艷艷的黃花菜很是好看。當然,摘黃花菜這樣的活,還是我大妹和她的伙伴們干的多。站在我家屋前,日出日落盡收眼底。正南方是連接南北村大片田野西面的海灣,它由南村唐王山起,呈半月型,一直延伸到西山,海岸線延綿有3--4公里。

海灘幾乎全是大大小小的鵝卵石,是大欽島靚麗的一景。
在位于半山腰的我家看海,無風浪靜時,海面平如鏡面,在陽光的折射下,時常變換著五色的光彩;輕風拂煦時,波光粼粼,像一片片碎金灑落在海面;狂風大作時,海面又波濤洶涌,巨浪沖擊海礁所爆發的吼聲,就是在緊閉門窗的家里,都能清晰聽到。那時,常有挺大的商船從前海路過,給蔚藍的海面增添了鮮活的光彩。海軍艦艇也經常從海面高速通過,它劈水前行翻起浪花,猶如蛟龍戲水般美麗。我那時就想,如能像他們一樣在大海暢游多好。現在想想,是遠離大陸的海島,難以鎖住我們年少時就想走出去看世界的心胸。每當夏季,南海灣是部隊泅渡訓練的場所,也是我們戲水的好去處。我們一幫孩子幾乎每天中午都會泡在海水里,游水、扎猛、攀上漁船跳水等,玩的好不自在。整個夏天,我們一幫玩伴臉都會曬的黝黑,后背都會脫去一層皮。那時,守備區首長姚希桐、孫孝川、李中元等,以及司政后機關、單位干部家里不少年齡相仿的孩子,我們一起上學、玩耍,到現在我還清楚記得他們。其中一些如凌志強、李凌、邢攸海、侯東平等,后來還成了戰友。那幾年,應大陸工業需要,在海灣揀圓且無裂紋的小鵝卵石,成了我們課外勞動一個主要內容。越在水際線下沖刷的鵝卵石,越圓滑多彩。聽著海潮沖擊下叮咚作響的五彩卵石,看著海潮掀起的雪白浪花,那種對大海美好和靈性的感覺,在我心中時常泛起。北村西海岸,又叫西口,也是我們戲水、釣魚和趕海的好去處。西海岸海礁多,是黑魚、黃魚、海鱔等近海岸魚類較多的地方,各種貝殼類生物如鮑魚、海螺、海紅、海磨羅等也較多。我們漲潮釣魚,落潮趕海,課外時光過的十分愜意,這可以說是大自然對海島人的一種生活饋贈吧。風平浪靜釣魚時,我?;嵊米災頻乃?,觀察魚在水下的游動和咬鉤。當魚上鉤往下扯動時,那份喜悅和激動,令人陶醉。其實,釣魚不在釣的大小多少,而在于感受這種快樂過程。印象最深的是一次潮滿風氣時,我預感今天有魚釣,放了學后就提起魚竿急匆匆來到西口一個常去的礁石上,剛一下鉤魚竿就猛的下沉,一提竿就有兩條各半斤多重的黑魚被甩了上來,之后黑魚黃魚接二連三的上鉤。那天的感覺真是到了忘我的程度,快樂感達到高潮。十幾歲的孩子好動??斡喑蝦5鲇閫?,我們籃球、乒乓球、摔跤、捉迷藏、上林子里打鳥等,什么都玩,因此磕磕碰碰、受傷流血是常有的事。有一次幾個同學去東村玩,發現一絞盤抽水機上去就玩個不停,結果一不小心我左手無名指被齒輪絞上了,幸虧停的及時,就這樣該指頭還被齒輪咬的血肉模糊,指甲蓋都被絞掉了。當時,父親上班忙,母親也在軍人服務社忙于部隊干部戰士存取款。家里是奶奶和保姆管理。只要不上學或放學,我們是天天在外面瘋玩。甚至還學電影中的《小兵張嘎》,挖陷坑、堵煙筒。現在想想,在學校表現和學習挺好、還是班干部的我,另一面也是挺能作的。奶奶或保姆為此常常向我父母告狀,使我時不時就會挨父母批評。當時部隊的國防施工任務很重,在上學路上經??吹絞┕さ某盜競腿嗽痹詒濟?。連接北村和東村、穿越大山的隧道,就是那時打通的。我曾看到一電視采訪節目,講述的是78師進島后,那一代一老兵和他的兒子、孫子3代人先后在大欽守海防的故事。爺爺輩當年國防施工用過已裂口的鐵锨,被作為傳家寶,已傳到現在在大欽當兵的孫子手中,故事十分感人,可敬可佩。我上小學4-5年級的1964-65年,正趕上全軍大比武。守備區部隊除了繼續完成國防施工任務之外,用更多的精力,投入到了軍事訓練之中。特別是連隊,天天舞槍弄炮,槍炮聲不絕于耳。我親眼見時任守備區司令員姚希桐,冒著紛飛的大雪來到操場,威嚴的喝令正在練刺殺的上百個戰士:給我猛刺100下。時任守備區副司令員周平階是個老紅軍,親自教練戰士投彈。在手榴彈導火線意外點著時,他為了訓練中戰士們的安全,將手榴彈舉過頭頂而不是拋出。爆炸的手榴彈將其手臂和臉都炸傷,被緊急送往旅順海軍醫院搶救,幸好沒有致殘。時任警衛排長的魏有志,是要塞區大比武尖子,不但槍打的準,彈投的遠,單臂輪單杠大旋轉幾十次不待歇的,令我們十分佩服。地處海防前線的長山列島,當時已基本建成較為完備的、以四通八達坑道為骨干的永固型防御工事。大欽守備區直屬守備營、炮營、小欽守備營,以及所屬3個守備團,重心已基本轉入軍事訓練,并已全民皆兵。我母親和許多部隊干部家屬還組成了武裝班,時常參加軍事訓練。部隊大院十幾歲的孩子也被組織起來,參加投彈和射擊訓練。這當然是我們極感興趣的事情。剛開始使用的還是蘇式步騎槍,槍上刺刀后比我們還高。人小使大槍,瞄準、拆裝等,練的那是一包勁。訓練完總是唱著《打靶歸來》列隊回來,自我感覺就是一名解放軍戰士了。實彈射擊時,每人5發子彈,我打的還挺準,受到部隊負責訓練的教練員表揚。只是那種步騎槍后坐力挺大,射擊時頂的肩膀生疼。后來換成當時部隊列裝的半自動步槍,感覺就好多了。那時,輕武器射擊靶場在西海岸邊的荒地上,隆起的一片黃土坡是射擊的彈著地。每有打靶聽到槍響,我們就會早早等在旁邊,一待打靶結束,就急霍霍的到靶場去找遺漏的子彈殼,到彈著點的土坡和土墻上摳子彈頭。我們對手槍彈頭最感興趣,因為它是鉛芯;再就是可用它做拉炮。將當時發令槍用的火藥丸放入除去鉛芯的彈頭殼里,一敲就響,很好玩。人總是不可避免的受環境的影響而改變,生活在部隊大院,必然會比一般家庭的孩子,養成更多的崇軍尚武意識。我們一幫孩子,穿著父輩的軍裝,經常是木槍插在腰間,頭戴用柳枝編的草帽,學解放軍的樣子,以南村的唐王山為目的地,一路唱著軍歌長途奔走。那時最喜歡唱的行軍歌,至今其歌詞我還記得是:踏著革命路,嘿!唱起英雄歌,亮開鐵腳板呀挎槍走山河... ... 儼然我們就是解放軍戰士,那種不是軍人卻當是軍人的自豪感悠然而生。
由老要塞子女劉靜創作的電視連續劇《父母愛情》,就是我們父輩那一代軍人和他們的子女在海島生活的真實寫照。劇中很多情景就天天在我們身邊或身上發生??上Ы衲?月底作者被病魔奪去了生命,否則在她筆下,還會有新的反映守島軍人生活的作品問世。
后來想想,這些由環境帶來的潛移默化的改變,對我們后來從軍能較快適應部隊生活,起到了十分積極的作用。解放軍真是個大學校,它教會了我們尊重領導、守時守紀、服從命令、聽從指揮... ... 這些部隊生活的優良傳統和作風,至今仍然使我受益匪淺。
我1966年小學畢業正趕上文革,我們都參加了紅衛兵組織,也合計著出去串聯,結果被大人給擋了下來。不久學校復課,我們又回到了學校。
1969年初中畢業的我本應上山下鄉,但要塞區遵照毛主席的“五七"指示,開辦了以海帶為原料的化工廠,我們這批適齡的部隊干部子女,大都于當年4-5月份,來到了設在蓬萊的化工廠。
后來,我父親于1970年1月離開了大欽島,調到駐地在南長山的要塞區任政治部主任。
因家離開了大欽,我1969年從大欽出來參加工作后,只是1975-78年在南隍城守備26團當兵時,因公去過1次大欽,之后就再也沒有去過。去年6月去南隍時,我曾在大欽碼頭轉了轉,但因時間關系,沒有停留。
這多年過去了,我仍對那里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,特別是那曾經的營區,小學和中學的同學,念念不忘,我總是關注著有關大欽的一切信息。
大欽確實是一個美麗的海島。探究其歷史,早在6000—7000年前大欽就有人類居住,最早的移民來島距今已近300年。
大欽島物產豐富。盛產海帶,海米,黑魚,海參,鮑魚等。該島利用現有資源,先后開發研制的精凍海兔、調味針魚片、鮮海膽黃、海兔醬、海怪醬、鮮嫩海帶絲、佃煮昆布、即食海帶、海帶醬等系列產品,深受消費者的歡迎。
大欽景色優美。色彩斑斕的卵石,各具特色的???,特別是那形態各異的海礁,更是觀賞和海釣的好去處。該島林木茂盛,花草叢生,頑石遍布,為蝎子的生存繁衍提供了十分有利的條件,因島上蝎子極多,大欽又被人稱為蝎子島。
今年6月前后,我會去大欽島看看,也準備將該島50年的變遷,以圖文形式分享給大家。當年曾在大欽一起上學的同學如也有此意,可約。現在的大欽一定變化極大,但無論如何改變,我對這曾經故土的眷戀,是永遠不會改變的。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關于藍色長島網|什么游戏能玩扎金花|

藍色什么游戏能玩扎金花旅游網 - 什么游戏能玩扎金花 長島漁家樂 什么游戏能玩扎金花 TEL:15589607058 QQ:1290812623

© 2019 什么游戏能玩扎金花 www.wdafb.club 營業執照 魯ICP備13018536號-9

魯公網安備 37063402000104號

快速回復 什么游戏能玩扎金花 返回列表